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中国第一大忽悠"的倒下:权健老板终于承认自己是传销了!!!

网易新闻 2019-12-17 23:21
12月16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束昱辉等12名被告人及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高额奖励为诱饵,引诱他人高价购买产品,以发展会员的人数作为返利依据,诱使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收取传销资金,情节严重。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束昱辉等12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各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中国第一大忽悠"束昱辉

没有他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
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这个传销帝国背后的男人,经历堪称传奇。
2000年时,他还叫束必和,只是一个欠了一屁股赌债,不得不只身从老家江苏盐城跑到天津的nobody,那时,他兜里只有两块四毛钱。
怀揣着“秘方”,他找来几个有钱的合伙人,注册了两家公司,把电子商务和自然医学保健结合起来,想干一番大事业。不过事与愿违,他赔了个底朝天,到2003年前后,欠下了400万外债,甚至连房租都拖欠了6个月。
2004年最惨的时候,父亲去世,他都是趁夜去看了一眼,因为怕要账的找上门来。
也是在这一年,他改名叫束昱辉,“希望新名字能够让自己商场得意”,然后创立了权健。
束昱辉不断反思几年来做生意失败的经历,终于找到了原因:缺少包装。随后,他开始了全方位的自我包装:
● 初中毕业摇身一变成了清华大学高材生。成名后,可能怕谎言被拆穿,2016年,束昱辉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读了EMBA,总算跟清华扯上了点儿关系。
● 第一份工作也从镇上的电工变成了《中国保健》杂志的记者,还做到理事会副理事长的位置,自称其发明的营销手法“带动了中国电商行业的新趋势”。
● 失败的创业经历也被传得神乎其神,被宣传成电子商务奠基人,曾操盘过阿里巴巴淘宝。
● 为了“自然医学”更有说服力,让“秘方”更传奇,他将自己的家世说成是中医世家,把曾患有鼻疾的母亲当成素材。权健的官方说法是:1991年,束昱辉的母亲被确诊为鼻咽癌淋巴转移,西医无从施治,经由某副“中药秘方”的持续治疗和调理之后,母亲“全然康复”。
● 为自己著书立传,2012年出版《生命的代价》,将自己打造成了“曾拜过蒙医和藏医为师,手握600多个秘方,用秘方治病的神医”。同时还找天津本地的一本《财富》杂志给自己量身定制了一本,然后四处宣传自己登上了国际知名的《财富》杂志,走上国际舞台。
包装完了自己,他的“秘方”和产品也不能忘。
权健的第一个爆款产品是火疗,其功效被宣传得神乎其神:烧头治脑部萎缩、脑供血不足、失眠、秃头……烧眼部治视物模糊、眼干、远视、近视……烧鼻部治鼻塞、鼻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治不了的。
权健火疗专利说明书截图
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也相继问世,与火疗养生馆一起组成了包治百病人“权健三大宝”。
售价千元的骨正基鞋垫,不但能治脚部干裂、脚疼、鸡眼等任何脚上的问题,还能治O型腿;“心脏病犯了,夹在腋下就不疼了”;“有前列腺炎的男同志,把它放在那里,第二天就好了”……
负离子卫生巾,不但可以消灭厌氧菌、活血化淤,还可以增强免疫力,甚至同样能治男性的前列腺炎。
“KA爱心工程礼盒”,更是号称5分钟内检测出你是否有患癌风险,技术领先世界50年。
束昱辉曾经的一个合作伙伴对他的评价是:胆子大,脸皮厚,没有他不敢说的话,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在他身上几乎找不到真的东西,相处长了,很多人都叫他大忽悠。”
不过,束昱辉的忽悠技术倒是师出“正统”。
束昱辉早年曾在天狮集团工作过,在那里赚了第一桶金,然后才拉了几个人出去单干,也算是前天津首富李金元的徒弟。
另外,束昱辉的一些产品也是一脉相承。比如,圣安明胶囊是从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买来的,公司法人鲍东奇历任鸿茅国药副总裁;昱新咀嚼片是从曾经红极一时的“巨能钙”那里买来的。
贩卖健康焦虑和财富焦虑,保健品和传销两手抓。自此以后,立足天津,忽悠全国,权健的生意渐渐走上“正轨”。
权健帝国崩塌背后
4岁患癌女孩周洋之死
一个4岁患癌女孩周洋之死,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把权健这个百亿传销巨头推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患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周洋,在经过4次手术和23次化疗后,原本病情已趋于稳定,但其父周二力应邀与权健董事长束昱辉会面后,轻信了他的秘方,先后5次花了2万元从束昱辉那里买药给女儿治病,还女儿办理了出院。
两个月后,周洋病情恶化,再回医院时,肿瘤已经复发并转移。
周洋最后的那段日子非常痛苦。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肿瘤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每天要吃下成人10倍剂量的止痛药。
与此同时,一个题为《周洋生殖细胞瘤被权健秘方治愈》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
《4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类似的文章也在各大博客和论坛里疯传,配图是周洋一家人和束昱辉的合影。在权健的宣传材料里,同样有周洋的案例。
权健宣传材料
2015年12月12日,周洋带着病痛离开人世。
从周洋病情恶化到她去世后一周,周二力几乎每天都会接到陌生人打来的电话,上来就是“周洋的病是不是被权健公司的产品治好了?”
为此,周二力将权健和束昱辉告上法庭。权健方面反复强调周洋病情加重,是因为接受媒体采访、过度劳累和不适当的饮食。
周二力最终败诉。原因是:无法证实网络上的虚假宣传出自权健。
2018年12月,丁香医生的发布长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指权健集团的几种“专利”疗法和产品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其中以火疗法、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磁卫生巾尤为突出,引起广泛关注。
事件发酵之下,这个百亿帝国背后的故事开始不断被挖掘,天津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低级得离谱的权健骗术
为什么总能忽悠住人?
“包治百病”,这四个字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不靠谱,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被成功忽悠住?
2018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报告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205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左右;2018健康管理蓝皮书则算账说,我国保健品市场2005-2015年的平均年增速为13%,位居世界第一,2020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800亿元。
两组数据说明了什么趋势?中国逐渐进入老年化社会后,盯住老人钱包的人又多了起来。
这些年,养老院建了一个又一个,老年旅游火得一塌糊涂,保健品市场自然也不差。而且不得不说,由于保健品的商品特性,非常适合于直销模式。毕竟,很多老人容易轻信于人。
而通过“保健品+直销”这一商业模式,权健可谓是找准了目标用户的痛点。
而另一方面,束昱辉深谙中国人的“面子与里子”之道,十分擅长打造权健帝国的“面子”。
2014年,束昱辉为雅安地震捐赠1亿元、为杏林基金会捐赠5000万元,荣膺“2014年度中国十大慈善家”。2015年,他再次荣膺“中国十大慈善家”,成了“首善”。
这年9月,束昱辉还花7000万买了架直升飞机“荣归故里”,一度导致交通堵塞,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儿子结婚也是不可多得的造势机会。2016年,束长京结婚,办了500多桌酒席,用了劳斯莱斯等几十辆豪车。在婚礼当天的祝福语视频里,李小璐、宋小宝、黄奕、周华健等数十位国内外明星献上了祝福。
更多人知道权健和束昱辉是因为足球。
2014年中超联赛结束后,天津市一位领导跟束昱辉说,既然你们有钱,何不帮助一下天津足球?束昱辉很痛快地答应了。
2015年初,权健集团就出资1亿元冠名中超球队天津泰达;7月,权健全资收购中甲球队天津松江,成立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随后斥资7000万买来当红国脚孙可,还请来卡纳瓦罗做教练。
短短几年时间,束昱辉在足球上砸了约22亿,目标剑指恒大,甚至一度传出3亿欧元报价梅西。
束昱辉说,“我要让全世界人民知道,世界最大的肿瘤医疗机构是直销人做出来的,中国足球也是因直销人而崛起的。”
出事之前,权健冠名了三支足球队、一支乒乓球队,还有一组动车组。
 
2018年5月29日,权健以每年150万元的价格冠名了京沪高铁CRH380系列动车组,出事后冠名已被取消。
一旦面子够亮,自然能吸引一大批忠实簇拥,有没有里子好像就没那么重要了。反正,所有人都觉得你有。
束昱辉被捕、权健天津总部开始萧条后一段不短的时间内,幡然悔悟的也仍是少部分人,大多数人正处于迷茫状态,一些既得利益者和“被洗脑相对严重”的人依然是权健坚定的死忠粉。
有人觉得自己做“权健”是做善事却得不到理解,在为权健辩解的文章下面点赞;有人在面对子女的苦劝时,觉得是在阻拦自己的发财梦,破口大骂:“不要脸,我没有你这个女儿!”并坚称:“权健真金不怕火炼”。
随着束昱辉等人的认罪,围绕着权健的那些争论,终于盖棺定论。
标签
我要啦免费统计